【博文】生长在东京的孩子怎么继承中文—–我家的双语教育经

March 1, 2018

 我家的双语教育经(1)

在国外生活的有孩子的朋友都会感受到,要想让孩子继承中文,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日本也是一样。孩子小的时候,家里一半中文一半用日语,孩子到23岁能理解中文,跟家长用中文互动一下,父母会很开心,哎呀,我家的双语教育很成功呀。但是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家长的方式没有变,孩子心里的中文的位置却与日俱下,回避,抵触情绪。。。中文教育,一不小心就会像股烟似的漂得无影无踪。。。。

 

我对这种现象非常有危机感,而且觉得这不是一个个别的家庭问题,对于在国外出生,成长的孩子们来说是一个共同的课题。

 于是我主动地学习了一些有关双语教育的研究和一些先进事例。结合这些研究成果及在日常生活中的实践,我想谈谈自己的认识和实践的方法。希望能够抛转引玉,和有经验的朋友们积极交流一下。

 

首先说一说我家的情况。我从小生长在北京。来日本19年,老公是日本人,不懂中文。家里都用日语。两个女儿,大的4岁半多,小的刚刚3岁。从1岁开始上日本的保育园。

 这个话题太大,为了不脱轨,在谈具体的方法之前,首先要整理几个有关双语教育的重要的概念。 

什么是双语(bilingual

多语言话者指具有两种以上语言能力的人,其中两种语言被称为双语bilingual,三种语言则为三语trilingual)、四种以上的语言话者被称为多语言话者(multilingual)。但对于对各种语言掌握到什么程度才能被称为多语言话者的定义却非常模糊。在语言学和教育学中,一般把“拥有能够准确分别使用两种语言能力的人”作为一个判断标准。

但是无论是两种,还是三种语言,达到完全同样的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

 

儿童和成人有很大区别

对于语言已经成熟的成人和还在发育阶段的儿童来说,双语教育的问题差异非常大。在社会语言学者柴田武提出的语言形成期的概念中,15岁以后被称为语言形成期后,所以15岁以后学习另外一种语言则属于成人外语教育的范畴,和在自然接触中掌握另一种语言的双语教育需要分开讨论。

 

双语的种类

刚才提到多语言话者的定义中对各个语言的运用程度并没有明确地定义。Beardsmore在他的著作中列举了35种双语的类型,而Mackey则通过四个范畴列举出了90种教育模型。这里只介绍当中几个重要的侧面,来对双语进行分类有助于大家了解双语的全貌。

 

从两种语言的到达程度可分为3

借用多伦多大学Cummins教授的解释,

1.  两种语言都能达到与年龄相应的水平,得到高度发展的被称为平衡型双语(Proficiency bilingualism

2.  一种语言可以达到与年龄相应的水平,相比之下另一种语言明显薄弱的被称为偏重型双语(Partial bilingualism)

3.  两种语言都无法达到年龄相应的水平的被称为双限型双语(Limited bilingual

 

两种语言就像两个车轮,单语话者一个车轮没有问题,偏重型双语一个大轮带一个小轮也还可以,平衡性两个大轮子都好用能够跑的更远,双限型则是两个轮子都不好用,行动受限制。其实这个比喻不仅是形容对两种语言的掌握能力,而是也表明了双语与知性发育的关系。双语教育有对认知、学习能力、智力发育等方面形成促进作用的情况,也有形成负面影响的情况。这与两种语言的达到程度是有关系的。

 

Cummins教授的限度理论中指出:

A平衡性双语(Proficiency bilingualism)对知性的发育起到促进的积极影响,

B偏重型双语(Partial bilingualism)对于智力发育没有影响,

C双限型双语(Limited bilingual)反而会对智力发育造成负面影响。

 

以后还会提到,这与双语并存论及双语相依论有很深的关联。两种语言都能得到高度发育时,两种语言相互扶持,达到相乘效果,不仅是加强语言能力,同时对智力的发育有正面影响。相反,两种语言都不成熟,两种语言则相互拉后腿,不仅语言水平低,对发育本身也会形成明显的负面作用。

 在日本,最近双限型双语的问题越来越引起了社会的重视。特别小时生活在国外后来回到日本的孩子中,这种想象很普遍。听朋友说,在新加坡,其实这种双限型双语现象也极为普遍。

我也曾经在工作中实际接触过双极限双语的人,以前一直都盲目地认为双语的人才就是两种语言都运用得很好的人,对此也有很多憧憬。直到接触到这个同事,才让我真正感受到双限双语的存在,也同时对自己要进行的双语教育敲响了一个警钟。至少不能让孩子成为双限型双语,可以说,这是我的双语教育的一个起点。

 

下次会继续从具体地能力上再看双语分类和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母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