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并不公平,不要把优越的环境和天赋只用于自己的出人头地!东京大学入学典礼 致辞全文

April 15, 2019

今年日本第一学府东京大学的入学致辞引起了日本社会很大关注。

致辞人是女权运动第一人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女士,致辞不仅再次对日本社会根深蒂固的男女不平等问题提出警示,同时对胜出应试竞争的精英学子们的寄语也让人再次感到了日本知识人的平等精神,在新自由主义思想侵蚀了社会的各个角落的今天,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唤醒人性的声音。

 

全文介绍。


 

祝贺同学们入学。

你们都是在激烈竞争中赢得胜利才来到了这里。

 

想必你们并不怀疑入学考试的公正性。如果不公正的话,相信你们一定感到愤慨。然而去年,东京医科大学的入学考试不公正的问题被曝光,入学考试中女生及复读生受到了歧视。随后文科省(文部科学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医学部进行了调查,结果女生入学的难度,也就是与女生的合格率相比,男生的合格率竟平均达到了1.2倍。

 

事端的东京医科大是1.29倍,最高的是顺天堂大学达到1.67倍,昭和大学、日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学校也在列其中。低于1.0,也就是说女生容易考取的是鸟取大学、岛根大学、德岛大学、弘前大学等地方的国立大学医学部。另外,东大理科3类是1.03,虽然低于平均却比1.0要高,这个数字该如何解读呢?统计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思考都是基于统计基础上的。

 

女生比男生不容易合格,是因为男生的成绩好吗?公布此次全国医学部调查的文科省的负责人说:“(除了医学部以外)没有男生占优势的学部及学科、无论理工科还是文科都是女生占优势的情况比较多。”

也就是说,除了医学部以外,女生入学难度都在1以下,那么只有医学部超过1,这就需要特别解释一下其中的理由了。

 

事实上,各种数据都表明女考生的偏差值比男生高。首先,女生为避免复读,选择志愿时一般倾向留有余地。第二,东大新生女生比例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越过“2成的高墙”。而今年只有18.1%,比去年还低。

从统计来看,偏差值的正规分布是没有男女差异的,也就是说,报考东大的女生比男生更加优秀。第三,4年制大学的升学率也存在性别差异。

2016年学校基本调查结果表明,4年制大学升学率男生是55.6%,比女生的48.2%高出7个百分点。这个差距不是成绩的差,而是家长们的“儿子到大学,女儿到短大”的重男轻女的观念造成的。

 

最近,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访问了日本,呼吁了女性教育的必要性。

 

对于巴基斯坦来说这很重要,那么日本社会就毫不相关吗?

“不过是个女孩”“也就是个女孩”,用这种思路泼冷水、拉后腿,是对aspiration进行cooling down,被称为“冷却意欲效果”。马拉拉的父亲在被问到“如何教育女儿”时,他回答“我一直注意不要折断女儿的翅膀”。正如他所说的,很多的女孩子,被折断了作为孩子都曾拥有的翅膀。

 

那么,经过努力考进东大的男女同学们,等待着你们的是怎样的环境呢?在和其他大学搞联谊会时,东大男生很受欢迎。

不过我听东大女生这样告诉我,(联谊会上)别人问她“你是哪个学校的?”,她会说:我是“东京……的、大学。”为什么呢?她说如果回答“东大”,会被敬而远之。

 

为什么男生对自己是东大生感到骄傲,而女生却很尴尬呢?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男性的价值和好成绩是一致的,而女性的价值和好成绩之间存在着扭曲。

 

女孩子从小就被期待要“可爱”。可是“可爱”是一种怎样的价值呢?被爱护、被选择、被保护的这种价值中,隐含着绝不会给对方造成威胁的含义。所以女生会隐藏自己成绩好,及东大生的身份。

 

曾经有过一起东大工学部学生及研究生5名男生集体性强暴私立大学女生的事件。

加害人3名男生被开除、2名被停学。以这个事件为原型,作家姫野カオルコ,写了一本叫《因为她脑子笨》的小说,去年在东大里开了以此为主题的论坛。

 

“因为她脑子笨”,是在案件审讯过程中,加害男生实际说过的一句话。同学们可以读一读这本书,就会了解东大男生在社会上是被被怎样看待的。

 

我听说,在东大至至今仍然实质上不准东大女生加入、只允许其他大学女生参加的男子社团。在半个世纪前,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有这样的社团,可是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种社团仍然存在,这让我感到震惊。今年3月,以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画担当理事兼副校长的名义发出了警告,指出排斥女生的现象违背提倡平等的《东京大学宪章》。

 

同学们至今为止生活学习的学校,是表面上平等的社会。偏差值竞争中没有男女的差异。但是,从考入大学的这一环节起,隐藏在暗处的性别歧视就已经开始了。进入社会后,还有更加露骨的性别歧视横行霸道。非常遗憾,东京大学也是其中一例。

 

本科生约占20%的女生比率,到研究生硕士课程占25%,博士课程则达到30.7%。然而,在接下来的教研职业中,女性助教的比率18.2%,副教授11.6%,教授则低到7.8%。这个数字甚至比女性国会议员的比例还低。而女性部长·研究生院长在15位中只有1位,历任东大校长没有女性。

 

搞这些研究的学问诞生于40年前,叫做“女性学”。后来被成为“性别研究(genderstudies)”。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女性学还不存在。因为没有,所以我就创立了。

 

女性学诞生于大学之外,现在又加入了校园之内。25年前我就任东京大学时,我是文学部第3名女性教员。并且是站在讲台上教女性学的角色。开始研究女性学后,才发现社会上到处都是没有没解开的疑团。

为什么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内?家庭主妇是做什么的?没有卫生巾与棉条的时代,月经时用的是什么?日本历史上有过同性恋吗?……这些问题没有人调查过,所以也不存在先行研究。

 

所以研究什么都是这个领域中的“开拓者”、都成了“第一人”。现在在东京大学,家庭主妇的研究,或是少女漫画或是性学sexuality方面的研究也都能拿到学位,这正是因为我们开拓全新的领域,奋力争取才实现的。

推动我的动力,是不知厌倦的好奇心和对社会不公的愤慨。

 

学问当中也有“创业者”。相对逐渐衰落的学问,也有朝气蓬勃的学问。女性学就曾是“创业者“。不仅是女性学,还有环境学、信息学、障害研究等等的新领域都诞生了。这都是顺应了时代变化的需求。

 

我要强调一下,东京大学是一所容纳变化和多样性的大学。

雇用像我这样的人,并让我站到这里就是证明。此外东大还拥有国立大学中第一位在日韩国人教授姜尚中先生,也拥有国立大学中第一位高中学历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更有盲聋哑三重残疾的教授福岛智先生。

 

同学们是通过重重选拔来到这里的。国家每年在每一名东大生身上要花费500万日元。接下来的4年,等待你们的是精彩的教育学习环境,这种精彩,则由在这里执教的我来担负。

 

同学们认为能来到这里是因为自己“努力得到的回报”。但是,正如我一开始提到的入试不公事件一样,等待着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未必得到公平回报的社会。

 

同时也不要忘记,你觉得“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这种想法本身,并非由于你们自身的努力,而是来自(你们身处的)环境形成的。你今天之所以能够认为“努力就会有回报“,正是因为你们所处的环境,给你鼓励、推着你的背,拉着你的手、对你做成的事给于了肯定和赞赏的结果。

 

在这个世界上,有即使努力却得不到回报的人们、有想努力却无从开始的人们、也有过于努力而身心俱损的人们。还有在没开始努力之前,却被“你算什么”“我又能怎样”这种想法扼杀的人们。

 

请把你们的努力,不要仅仅用在自己的出人头地上。

请把你们优越的环境和天赋,不要用于蔑视别人,而是用帮助这些没有得到恩惠的人们。

请不要高高在上,要承认自己的弱点,与他人相互支撑共同生存。

 

女性学诞生于被称为“女权主义”的女性运动,但女权主义的思想并不是主张女性想要像男性一样或取而代之,而是主张弱者能够作为弱者也得到尊重。

 

等待着你们的,是一个无法预测的未知的世界。

至今为止,你们追求的是有正确答案的知识,而今后等待你们的则是一个充满没有正确答案命题的世界。

 

大学为什么需要多样性,因为新的价值是在系统与系统之间、有文化间的摩擦碰撞中诞生的。你们不要局限在校内,东大有支援海外留学、国际交流与解决国内地域的课题活动等的机制。

 

希望你们追求未知、飞向外面的世界。

 

不要恐惧文化差异。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在哪都能生存下去。我希望你们拥有,在东大的名牌不起作用的地方,在任何环境,在任何世界,哪怕成为难民,也能够生存下去的智慧。

 

我坚信在大学学习的价值,不是为了掌握现有的知识,而是为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知识而学习现有的知识。孕育知识的知识,被称为“元知识”。让学生们获得“元知识”,才是大学的使命。

 

欢迎你们到东京大学。

 

2019412
NPO
“ウィメンズアクションネットワーク”理事长

上野千鹤子